1943年,我军抓获敌人中将,陈毅急忙下令:假装不认识、快放了他

发布日期:2024-07-02 00:21    点击次数:66

1943年3月25日,身为新四军代理军长的陈毅急匆匆地赶到了江苏省泗阳县一个名叫山子头的小村庄。

要知道,陈毅作为当时新四军的最高军事长官,本应该待在位于盐城的军部里统筹整个苏北战局,现如今却突然来到了百公里之外的一个小山村,着实令人诧异。

当时,山子头是新四军第4师的驻地,当哨兵汇报这个消息之后,师长彭雪枫、参谋长张震等人也是一怔,随后赶忙来到村口迎接。

双方刚一见面,彭雪枫就抛出了心中的疑惑。

“首长,有什么指示发个电报不就好了嘛,干嘛要大老远亲自跑一趟呢?”

而陈毅的脸上挂着一抹难以掩饰的笑意。

由于他是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了这里、中途没有片刻的休息,此时脸上早已浮现出一抹红晕。

待喘匀了气后,陈毅这才激动地扫视了彭雪枫、张震一眼:“你们4师前几天跟顽固派打了一场硬仗,可以说是非常漂亮,不止是我、就连毛主席都夸你们嘞……”

彭雪枫、张震二人闻听此言,也纷纷露出笑意,毕竟能够同时得到军部首长和毛主席的肯定,的确是莫大的荣耀。

然而,还没等他们谦虚一番,陈毅却话锋一转问道:“听说抓了一个大官、还是老蒋手底下的中将?”

彭、张二人当即点了点头,他们已经猜到,陈毅此次前来必定和这个中将俘虏有关系。

果不其然,陈毅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用不容辩驳的语气说道:“把他放了吧”。

彭雪枫自然是不同意的,当时虽然是国共合作抗日时期,但国民党内部仍有一部分顽固派对我军虎视眈眈,甚至多次派部队制造“摩擦”。

而那名被俘虏的国民党中将,就是顽固派中鼎鼎有名的“摩擦专家”。

想到这里,彭雪枫连连摇头,紧蹙着双眉说道:“首长,不能放啊,那么多战士们牺牲在了他的手上,怎么能轻饶了他呢?”

按照彭雪枫的想法,凡是手上沾染了革命同志鲜血、蓄意破坏革命之人,不论是谁,都要受到严惩。

可陈毅却陡然提高了嗓音说道:“这是命令!不只是我,延安的首长们都同意放人,怎么到你这里就行不通了?”

听到这番话,彭雪枫也不再坚持,虽然他心有不甘,但还是不折不扣地执行命令。而陈毅,则打算亲自会一会这位顽固派高官。

那么,这个国民党中将究竟是谁?第4师将士们费尽周折,才俘虏了这么一位重要人物,为何陈毅奔袭一百多公里、执意要放人呢?

而当陈毅与他见面之后,又聊了些什么呢?

被俘虏的那名国民党中将名叫韩德勤,是当时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政府主席,更是老蒋麾下的爱将。

他1918年便入伍参军,经过20多年的摸爬滚打,从一个小小的团级参谋、一步步成为国民党部队中的高级将领,足以看出他在军事方面还是有一定才能的。

但令人可惜的是,随着官职越来越高,韩德勤也开始目中无人起来,丝毫不把自己统辖区的新四军部队放在眼中,最终沦为了阶下囚。

1940年6月,时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总指挥的陈毅收到了一封中央军委的急电,电报中指示江南指挥部火速北渡长江,与苏北、华中地区的挺进纵队、苏皖支队以及地方武装会合,成立苏北指挥部。

当时江南指挥部下辖三个纵队、共计9000余人,如何指挥这支庞大的部队北上,成为困扰在陈毅心头的一个难题。

第二天一大早,陈毅就连忙召集了一场指挥部高层会议,共同商量这件事情。

等人都到齐之后,他便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电报,叹息道:“延安方面要我们前往苏北,在那里开辟新的根据地,这个过程恐怕不会容易,诸位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身为副指挥的粟裕当即拿起电报看了起来,大概过了几分钟后,他才将其缓缓放下,眼神也开始环顾众人。

当他的目光落在陈毅身上时,却发现对方也同样看着自己,便不紧不慢地说道:“咱们在南方打了这么多年的运动战、游击战,千里行军根本就不在话下,唯一的难点就是主政江苏的韩德勤……”

紧接着,担任江南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的钟期光开口了:“这个韩德勤早年间参加过对我们中央苏区的进攻,凭着这个成为了老蒋的心腹,现如今更是十足的顽固派。我们北上的目的地就是他的地盘,肯定会有一些摩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总而言之就一句话:此次行军极为凶险。

可中央军委的命令是必须要执行的,于是在不久之后,陈毅、粟裕便率领江南指挥部的三个纵队开始北上。

经过半个多月的艰难行军,他们终于在7月初挺进苏北,并将江南指挥部改组为苏北指挥部,建立起以黄桥镇为中心的抗日革命根据地。

很快,新四军的这一行动就被占据江苏的韩德勤得知,当即筹集了1.5万余兵力朝着黄桥一带猛扑过去。

对于韩德勤的小动作,陈毅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向延安发去了一封电报,询问该如何处置。毕竟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不必要的摩擦应当尽量避免。

而毛主席在收到这一请示后,也当即做出了指示:

“若韩德勤来攻,坚决消灭之”。

有了这个指示,陈毅便有了底气,他一边指挥着部队展开迎战部署,一边则给国民党江苏省政府写信,希望韩德勤能够以抗日大局着想。

可这封信发出之后,却宛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收到任何答复,此时的陈毅便明白,这场大战在所难免。

虽然韩德勤部人数上占据优势,但新四军战士们凭借着崎岖的地形做掩护,与来犯之敌周旋。

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1940年10月10日黄桥战役宣告结束,共计歼敌1.1万余人、俘虏3800多人,敌89军军长李守维被击毙,而韩德勤则带着残兵败将狼狈地逃往兴化。

此战之后,新四军声威大震,而韩德勤却犹如丧家之犬,他被彻底打怕了。

在之后的近2年时间里,韩德勤再也不敢向新四军发起挑衅,直到1943年初的一个偶然机会,让他那邪恶的念头死灰复燃。

当时,侵华日军对整个苏北地区展开了大扫荡,韩德勤率部刚一交手就损失了2000多人,为了保存实力,他想出了个歪点子:让新四军部队顶在前线阻击日军,而自己率部四处游荡。

虽然陈毅、粟裕对韩德勤的做法极为不满,但眼下毕竟抗击日军重要,便将苏北指挥部所有主力全部派到了前线。

也正是这一军事部署,导致新四军后方兵力空虚,而韩德勤则趁着这个机会率军占领了淮北抗日根据地的青阳镇、金锁镇、界头集、山子头等地区。

就在韩德勤得意之时,先前在黄桥被新四军击败的场景突然浮现在脑海之中,这也让他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思前想后,韩德勤便连忙安排副官:“快给王仲廉发电报,让他带部队来与我会合!”

王仲廉是当时国民党31军军长,部队奉命驻扎在阜阳一带,而韩德勤让他放弃阜阳阵地赶到淮北,就是避免好不容易从新四军手中抢来的地盘被重新夺走。

而此时,正在紧张指挥着对日作战的陈毅、粟裕听说淮北抗日根据地失守后,感到十分诧异:“日伪军都被咱们挡在了外线,他们怎么可能一声不响地占了淮北?”

直到他们得知,是韩德勤的所作所为之后,更是气愤至极。

粟裕沉思片刻后,像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赶紧来到作战地图前,盯着图上“阜阳”那个点沉思起来。

陈毅也跟了过来,见他一直默不作声,便率先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

粟裕当即伸出手指了指阜阳,极为肯定地说道:“难怪王仲廉放着好好的阜阳不守、非要把部队撤走,他是奔着淮北去的,决不能让他和韩德勤会合”。

一语惊醒梦中人,陈毅赶忙下达命令,由第4师进攻韩德勤,争取在王仲廉赶到之前消灭他们。

战斗是在3月17日晚上打响的,当时天空正下着瓢泼大雨,4师师长彭雪枫认为这样的天气,敌人必定放松警惕,便当即命令部队发起了攻势。

经过一夜的奋战,第二天拂晓时分,敌人的独立第6旅、保安第3纵队便被全歼,而包括韩德勤在内的1000多名官兵被俘。

而率领31军向淮北地区疾驰的王仲廉听说这个消息后也是大惊失色,在权衡利弊之后,果断下令全军撤回阜阳。

被俘后的韩德勤虽然内心慌张,但表面上还是假装强硬,他故作轻松地叫嚣道:“你们别高兴得太早,王仲廉的31军正朝这边赶着呢,到那时候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见对方如此嚣张,彭雪峰猛地拍案而起,指着韩德勤怒斥道:“我告诉你,王仲廉早就被吓跑了”。

闻听此言,原本还嘴硬的韩德勤瞪大了双眼,嘴中反复呢喃着“不可能”,可整个身体却宛如泄气的皮球、软趴趴地瘫倒在地上。

对于如何处置韩德勤,彭雪枫早有打算,他平日里作恶多端、又曾多次对革命者痛下杀手,不处决不足以平民愤。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战斗结束几天之后,陈毅竟然亲自赶到第4师位于山子头的师部。

见到首长到来,彭雪枫起初并不明白其中的意图,可当陈毅提出要释放韩德勤时,恍然大悟的他当即表示了拒绝。

可陈毅的态度十分坚决:“这是命令!不只是我,延安的首长们都同意放人,怎么到你这里就行不通了?”

原来,早在陈毅动身前往山子头之前,就已经向中央军委发去过一封电报,认为应该释放韩德勤。

一来韩德勤是老蒋的爱将,而现在又是两党合作抗日时期,应将此事的影响降到最低。

二来韩德勤虽然位高权重,可军事指挥能力属实一般,倘若把他杀了,老蒋再派一个能力出众的人坐镇江苏,恐怕并不是一件好事。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皖南事变后,叶挺被反动派扣押,释放韩德勤就是为了让他想办法游说国民党高层释放叶挺。

陈毅的这个建议得到了中央军委的认可,这才急匆匆赶到了山子头,要求彭雪枫放人。

面对军令,彭雪枫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也只能执行。

而当被关押在一处茅草屋的韩德勤见到陈毅的那一刻,竟激动得痛哭流涕起来。

他原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猜想自己此次必死无疑,没想到身为新四军军长的陈毅竟亲自来看自己,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杀自己的打算。

半晌之后,韩德勤才哽咽着说道:“贵党全力抗日的决心和诚意令我钦佩,先前的所作所为,实在惭愧”。

而陈毅也开门见山地提出了希望他营救叶挺同志的请求,并在寒暄一番后笑着问道:“韩主席希望怎么离开这里呢?”

闻听此言,韩德勤看了一眼陈毅,随后颇有些难为情地呢喃道:“被贵军俘虏,传出去实在有失颜面,不如……”

未等他说完,陈毅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连忙打断道:“今晚我会撤掉门前的守卫,你可来去自如,此事以后我也不会再提”。

于是当天晚上,韩德勤趁着夜色的掩护、推开虚掩的房门。

当然,考虑到他作为国民党高官,一路上又十分凶险,陈毅还破例还给了他被俘的400名士兵,以及300多支步枪、一部电台。

得知陈毅如此慷慨,韩德勤感激涕零,当即留下一封纸条,发誓从此之后再也不与新四军、八路军作对,一心一意抗日。

虽然韩德勤兵败被俘,但老蒋仍不减对他的喜爱,不仅任命他为苏鲁皖游击总指挥、兼江苏省政府主席,后来更是担任参谋总长一职。

而韩德勤也并没有忘记当初的约定,曾几次劝说老蒋释放叶挺将军,却最终没能成功,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人生一大憾事。



热点资讯

歌声为伴联结世界文化 东艺童声合唱团5周年唱响市民音乐会

7月6日早,东艺童声合唱团登上东方市民音乐会第772场的舞台,唱响5周年团庆音乐会。近200名团员同登舞台,在红色的七月献上《在灿烂的阳光下》,并首度唱响东艺童声合唱团原创团歌《声声相伴》。 20余首歌曲满载多国文化,脍炙人口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伴随吉他拨动轻快的乡谣;古韵绵长如《行香子》《声声慢》,爵士律动摇起《Puttin’ On the Ritz》;西班牙语的《Yo Le Canto Todo El Dia》亦惊艳亮相;此外还有无伴奏歌曲《沂蒙山歌》《...

相关资讯